主页 > B生活篇 >网路阅读易分心?电子书阅读器拉回你的专注力 >

网路阅读易分心?电子书阅读器拉回你的专注力

2020-07-30


网路阅读易分心?电子书阅读器拉回你的专注力

书本无边无际的文化力量发自複製的机械。印刷机快速、便宜、忠实地複製出书本。屠夫也可以拥有欧几里得的《几何原本》或圣经,因此不只上流社会人士,印刷书籍也照亮了其他人的心灵。

但到了现在,我们几乎都变成萤幕的子民。萤幕文化就是不断流动的世界,无穷无尽的插播、快速剪辑的影片及不成熟的想法。推文、头条新闻、Instagram 的照片、随便的文字和浮动的第一印象组成串流。概念不会独立存在,而有错综複杂的关联;传达真相的不是作者和权威人士,而是即时由观众提供的片段组合出来。萤幕的子民自行製作内容,建构自己的真相。固定的複本不重要,流动的使用权才重要。

书本的命运值得细细探讨,因为在众多媒体中,书本会率先被屏读转换。屏读会先改变书本,然后改变图书馆,接着修改电影跟影片,也会干涉游戏和教育,最后一切都变了。

书本的子民觉得他们知道什幺是书:就是一綑装订起来的纸,可以从书脊拿起来。以前,有了封面封底、中间印出来的内容就算是一本书。列出来的电话号码也是一本书,即使没有合逻辑的启承转合。一堆钉在一起的空白页叫做素描簿;大剌剌地一片空白,但确实有封面封底,要称作书也可以。一张张照片印在一叠书页上,叫做精装画册,但里面一个字也没有。

现在书的纸张也不见了,留下的是书的概念结构——按主题将一堆符号结合成一种体验,要花一点时间来完成。

既然书的传统外壳要消失了,难免会纳闷书的组织只能算是化石吧。目前文字有许多其他的形式,相较之下,书本无实体的容器是否更占优势?

有些文学学者宣称,在阅读时,书本基本上就是头脑前往的虚拟所在。这种想像的概念状态,可以称为「文学空间」。根据这些学者的说法,进入阅读空间后,你的大脑运作方法与屏读时不一样。神经学研究的结果显示,学习阅读会改变大脑的迴路。阅读时,你不会随意略过、心不在焉地收集位元,而是醉心其中、全神贯注。

你可以在网路上阅读好几个小时,仍碰不到这个文学空间。你会看到片段、讨论串、一点点东西。这就是网路最迷人的地方:五花八门的碎片不严谨地连在一起。但不加以控制的话,这些鬆散的碎片一下就不见了,读者的注意力又飘到别的地方,远离最重要的叙述或论点。

独立的阅读装置或许可以帮上忙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有平板电脑、Kindle 和智慧型手机。智慧型手机最出乎大家意料之外。长久以来,评论家一直认定没有人想在几英寸大、会发光的小萤幕上看书。他们错了,错得非常离谱。很多人喜欢在手机上看书,包括我在内。事实上,我们不知道读书的萤幕可以有多小。有一种实验性的阅读方式,叫做快速连续视觉呈现,萤幕只有一个英文字那幺宽。就跟邮票一样小。你的眼睛不动,只看一个字,这个字会被内文的下一个字取代,以此类推。所以你的眼睛读到连续跟在前一个字「后面」的字,而不是一串文字。只有一个英文字那幺宽的小萤幕,要放哪里都可以,让我们可以读书的地方扩大了。

使用电子纸的 Kindle 和电子书阅读器,已经卖出 3,600 多万台。电子书是一块板子,上面只有一页。按一下板子,就可以「翻页」,这一页消失变成另一页。新一代 Kindle 的电子有背光,和传统的白纸黑字一样清晰好读。但和印出来的字不一样,有了电子书,你可以从页面上剪下文字贴到别的地方,按下超连结,并与图解互动。

我个人喜欢大一点的页面。我想要跟摺纸一样的电子书阅读器,摊开来起码和现代的报纸一样大,或许页数也和报纸一样多。我不介意读完后,花几分钟把阅读器摺回口袋大小的一包。我想要在同一块平面上,同时扫过长长的好几栏,从一则头条跳到另一则。有几个研究实验室正在实验原型书本,可以透过雷射,从随身装置投影到附近的平面,看起来又宽又大。桌子或墙壁会变成书本的页面,你用手势就可以翻页。你的眼睛浏览过好几栏和很多列,享受旧时的兴奋。

除了看书有了流动性,写书也一样。把各个阶段的书本当成过程,而不是艺品。不是名词,而是动词。书本比较像是「成书」,不光是纸张或文字。在形成,一本书是思考、写字、研究、编辑、重写、分享、社交、得到认知能力、拆分、行销、继续分享及在萤幕上阅读的继续流动——在流动中,产生了书本。书是成书过程的副产品,特别是电子书。成书的字词和想法产生了错综複杂的关係,显示在萤幕上的书,就是具体的呈现。读者、作者、人物、想法、事实、概念和故事彼此连接在一起。新的屏读方法会扩大、增强、拓展、加速、发挥功效和重新定义这些关係。

但书本与萤幕之间的拉锯还没结束。电子书目前的守护者有 Amazon 和 Google 等阅读器公司,受限于纽约各出版社的命令,还有几位畅销作家的认可,都同意不让读者随意剪下贴上内容、从书里複製大段文字,或用其他方法严重改动文字,降低电子书的极端流动性。今日的电子书缺乏屏读原作文字的替代性:维基百科。但不要多久,电子书的文字终究会解放,书本的真实本质将蓬勃发展。

Kindle 阅读器与 Fire 平板电脑,首先展示出书本新产生的自由。读书时,我可以用萤光笔标示想记下的段落(虽然有些困难)。我可以抽取标示的地方(现在还是有点费力),重读我选出最重要或最值得记下的段落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我愿意,可以和别的读者分享我标示的地方,也可以看到别的朋友、学者或批评家在哪里画了线。我们甚至可以筛选出最受读者欢迎的段落,因此能用新的方法来读书。另一名作者细读过一本书后,在空白处留下的珍贵注解若能开放,就可以让更多人看到,之前只有收藏珍本书的人才能享受这种恩赐。

阅读也变成社交行为。在萤幕上,除了分享书本标题,也可以让别人看到我们的反应和笔记。今天可以标记一个段落,明天就能把段落连在一起。在正在读的书上面看到一个片语,或许会联想到读过的书里有相反的片语,两者可以连结在一起,也可以把段落里的某个词连结到没没无名的字典、把书里的场景连到电影里类似的场景(以上都需要工具来找到相关的章节)。对于尊重的人,可以订阅他们的边注,除了看到他们读什幺书,也可以看到书里的注释——显目标记、笔记、问题、想法。

分享书籍的网站 Goodreads 上会举行智力横溢的读书会,这种讨论也可以紧跟在书籍问世后,透过超连结更深刻嵌入书中。有人引用某一段时,双向的连结会把评论连到内文,内文也能连到评论。不出名的好作品也能累积关键性的评论,排起来就像维基的页面,与原本的文字紧密连结。

书本间密集的超连结,的确能让每本书都变成网路型活动。一般我们认为书本一直是孤立的个体,彼此不相干,就这幺一本本放在公立图书馆的书架上。每本书浑然不觉旁边摆了什幺书。作家完稿后,就固定了、完成了。

在电子书与电子文本的新世界里,每个位元都会互通消息;每一页都会阅读其他页面。

现在就相互连接而言,我们顶多能把某些文字连到书目或注脚的原始标题里。更好的话,可以把某个段落连到另一部作品的章节里,但目前的技术还做不到。但我们可以在解析一个句子时,更深入连结到文件里,让这些连结变成双向,书本就网路化了。

网路化书籍有个奇怪的地方,就是永远不算完稿,比较像字词的串流,而不是遗迹。维基百科就是编辑的串流,想引证的人都会发觉内容不断改变。书本在时间和空间中都会网路化。

但何必还是叫它们书籍呢?按定义来说,网路化书籍没有中心点,反而不断变动。通用图书馆的单位不再是书,那是句子、段落,还是一篇文章?都有可能。但长一点的形式才有势力。一切完备的故事、自成一体的叙事和已成定局的论点非常有吸引力。自然的共振会形成一个系统。我们会把书拆解成构成要素,将零碎的片段织入网路,但书本更高层的组织才是我们注意的焦点——残留在人类经济中的珍品。一本书就是引人注意的一个单位。或许有件事很有趣、有个想法很重要,但只有一个故事、一个不错的论点、技艺精巧的叙事才让人觉得惊异,永远不会遗忘。正如美国诗人洛基瑟所说,「宇宙由故事构成,而不是原子。」

萤幕可以透露事物内在的本质。拿智慧型手机的相机对着某样产品挥舞,就能知道它的价格、原产地、成分,也能得知其他买过的人给什幺评价。有了适当的应用程式,例如 Google 翻译,手机的萤幕可以立刻把外国的菜单或路标翻译成你的母语,保留原来的字体。或许也有手机应用程式可以用只显示在萤幕上的行为和互动,让绒毛玩具更加生动。彷彿萤幕能展示物品无形的本质。

携带式萤幕更强大、更轻、面积更大后,就能更深入查看这个内在的世界。走在街上时,拿着电子平板——或戴着神奇的眼镜或隐形眼镜——就能看到透明的图层,解释前面那条街的模样:乾净的厕所在哪里,你最喜欢的物品在哪几家店里,你的朋友在哪里消磨时间。电脑晶片变小,萤幕变薄变便宜,以至于接下来的 30 年内,半透明的眼镜会在现实上加上一层资讯。戴着眼镜看东西时,随手拿起物品,那东西(或地点)的基本资讯就用套叠的文字显示。如此一来,我们在萤幕上可以「读到」一切,不光是文字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推荐文章

申博太阳城_集结号游戏中心登录|提供生活消费|提供各类生活小常识|网站地图 申博sunlite 申慱管理网入口